<var id="yjqvw"></var>
    <meter id="yjqvw"></meter>
      1. <code id="yjqvw"></code>

            <output id="yjqvw"><legend id="yjqvw"><thead id="yjqvw"></thead></legend></output>

            “野馬”艇長:浪尖上有我飛翔的夢

            發布時間:2019-06-21 09:40:12    來源:中國軍網    作者:段江山 張懋瑄等    責任編輯:謝露瑩

            某新型氣墊登陸艇艇長易凡。曹凱 攝

            人如其名,易凡“平易又平凡”。

            在家休假的時候,不著軍裝的易凡很容易就淹沒在人群中。即便穿上軍裝,在技術密集型的海軍部隊,二級軍士長軍銜也并不少見。他在某新型氣墊登陸艇上所擔任的士官艇長職務,也在眾多中小型船艇上司空見慣。

            然而,當易凡駕馭著氣墊登陸艇,以驚人的高速在海面上風馳電掣,他和他的艇都會立即迸發出一種非凡的“野性”。這種“野性”是一個原本平凡的人,在夢想被點燃后的狀態。

            20歲入伍那年,易凡第一次離開老家,第一次見到火車。那時候,他怎么也不會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走得這么遠。他更不會想到,自己會當上中國海軍新型氣墊登陸艇的首批士官艇長,足跡從南海延伸到太平洋和印度洋。

            易凡22年的從軍經歷,幾乎貫穿了中國海軍氣墊登陸艇的整個發展歷程。

            易凡的個人命運與海軍發展的時代大背景交織在一起,繪就了一幅別樣的圓夢圖景。

            易凡的平凡世界

            與同齡人相比,易凡唯一的不同就是更顯老一些。42歲的他正值壯年,頭發卻幾乎掉光,僅剩的頭發也已花白。在一次同學聚會時,有人說他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至少大10歲。

            易凡只是擺擺手,自我解嘲說:“沒辦法,工作壓力實在太大,自然就老得快!”

            除此之外,無論是他本人,還是身邊的戰友,都很難精確地說出他還具有什么非凡的特質。

            回顧易凡的經歷就會發現,他的平凡不僅存在于現在,也存在于過去。

            改革開放前夜,易凡出生于鄂西南的一個小山村。兒時,他跟那個時代大多數農村孩子一樣,覺得穿軍裝的人無比“神氣”。

            每當村里有人去當兵,易凡就會和小伙伴們一起,跟在那些戴大紅花的人后面又跑又跳。他們還喜歡纏著村里的退伍老兵,聽他們講“打仗的故事”。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在這群還只知玩鬧的孩童中,易凡都不算出眾。

            然而,時間過去了30多年,易凡依然對兒時聽到的那些“打仗的故事”爛熟于心。可以想象得到,在當年聽老兵講故事的那群孩童中,易凡肯定是眼神最亮的那一個。

            在老兵的講述中,易凡受到最初的軍事啟蒙,并萌生了“當兵”的念頭。

            從此,易凡平凡又平靜的生活,開始因為幼小心靈中那個看似微不足道的夢想,變得跟周圍的玩伴不再一樣。

            從鄂西南的那個山村到鎮上一趟,大約要走10多公里山路,易凡的逐夢之舟就是從那里啟航的。

            他上小學時,村里家家戶戶都窮。由于沒錢買車票,易凡時常徒步四五個小時,只為趕到鎮上的親戚家借閱軍事畫冊。

            后來到鎮上讀初中時,父母每周給易凡3元錢生活費。當時的《兵器知識》雜志每期售價1元2角錢。為了省下錢買雜志,周末往返學校,易凡堅持不坐車。這樣,他一趟就可以省下5角錢。

            在易凡的平凡世界中,夢想是貧苦生活的最大慰藉,也是照亮未來的燈塔。

            1  2  3  >  


            分享到: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軍網
            五月天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