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yjqvw"></var>
    <meter id="yjqvw"></meter>
      1. <code id="yjqvw"></code>

            <output id="yjqvw"><legend id="yjqvw"><thead id="yjqvw"></thead></legend></output>

            非敵非友、亦敵亦友,對抗演習不應忽視的“綠方”

            發布時間:2019-05-16 09:51:18    來源:中國軍網    作者:陳玉飛    責任編輯:謝露瑩

            從中外演訓實踐來看,“綠方”泛指各類對抗演習中有別于“紅方”“藍方”的第三方力量,既可能是中立方,也可能是暫時還未表明立場,但隨時可能加入某一方的政治派別或武裝力量。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對抗演習不應忽視“綠方”

            ■陳玉飛

            ●非敵非友、亦敵亦友的“綠方”,無疑會影響作戰進程,有時甚至會左右作戰勝負。

            說到對抗演習中的“藍方”,大家并不陌生。但談論起“紅方”和“藍方”之外的“綠方”,估計有很多人會感到陌生。

            從中外演訓實踐來看,“綠方”泛指各類對抗演習中有別于“紅方”“藍方”的第三方力量,既可能是中立方,也可能是暫時還未表明立場,但隨時可能加入某一方的政治派別或武裝力量。

            之所以要在對抗演習中構設“綠方”,是因為實戰中“綠方”無處不在。往大了說,戰爭敵對雙方以外的中立國、其他可能參戰國是“綠方”;往小了說,作戰地域內暫持中立態度的政治派別,身份不明的武裝分子,立場難辨的當地居民也是“綠方”。這些非敵非友、亦敵亦友的“綠方”,無疑會影響作戰進程,有的甚至會左右作戰勝負。特別是隨著新時代我軍使命任務的拓展,軍隊將更多地遂行跨域控制、國際維和、維護海外利益等任務。這種背景下,我軍官兵在境外與這些大大小小的“綠方”力量進行對抗與合作的概率將大為增加。為了使對抗演習最大限度貼近實戰,當然少不了舉足輕重的“綠方”。

            事實上,提升官兵正確應對“綠方”的能力絕非易事。電影《美國狙擊手》中有這樣一幕:在伊拉克執行任務的美軍狙擊手,在狙擊陣位發現一個當地男孩在一個婦女的指使下,上衣裹著手榴彈,向美巡邏分隊跑去。男孩與美分隊的距離越來越近,50米、40米、30米……狙擊手一直在等待時機,直至確認男孩即將投彈時,根據交戰規則射殺了男孩以及拾起手榴彈繼續攻擊的婦女。電影是藝術作品,在故事選取、宣傳立場上必然有一定傾向。拋開這些不說,孤立地分析這個例子,男孩和婦女在發動攻擊前,是中立的平民,是“綠方”;當他們準備或實施攻擊后,就變成了戰場上的對手,這種情況在目前的戰爭條件下具有一定普遍性。如果在平時演習中很少設置類似的“綠方”,很少在敵我難辨的背景下反復組織訓練,官兵將難以適應未來瞬息萬變的復雜戰場。

            近年來,我軍各級對抗演習中的“藍軍”更趨形神兼備。但不可否認,演習中的“綠方”構設仍顯不足,很多時候作戰力量非“紅”即“藍”,非我即敵,這顯然與未來作戰可能遇到的情況不完全相符。下一步,可采用專家團隊擔任、專業部隊扮演、人工智能模擬等方式,在對抗演習中構設“綠方”,開展“紅”“藍”“綠”博弈與對抗背景下的實戰化演練。具體來說,可在戰略戰役對抗演習中,增設利益攸關國等“綠方”力量,以提升高中級指揮員運籌制衡強敵、爭取友好力量、協調聯軍作戰等能力;在戰術對抗演習中,增設預定作戰地域不同派別武裝力量、當地平民等“綠方”力量,以提升官兵識別判斷敵我、把握作戰限制、運用交戰規則等能力。

            分享到: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軍網
            五月天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