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yjqvw"></var>
    <meter id="yjqvw"></meter>
      1. <code id="yjqvw"></code>

            <output id="yjqvw"><legend id="yjqvw"><thead id="yjqvw"></thead></legend></output>

            【功勛遠望】零的突破!“遠望號”筑夢大洋

            發布時間:2019-04-30 14:22:06    來源:中國網    作者:亓創 高超    責任編輯:謝露瑩

            遠望2號船出海執行任務。

            中國網軍事4月30日訊 (通訊員 亓創 高超)瞭望大海風云,探索太空奧秘,遠望人以敢創先河的智慧和勇氣,攻克一個個堡壘,取得一項項突破。

            首測外星——揚威大洋

            1984年底,國家批準西昌衛星發射中心作為一個窗口正式對外開放。1986年,發射場接到來自國際航天發射市場的第一張“外單”:發射“亞洲一號”衛星。中國將用自己的火箭發射美國衛星,這在當時是一條轟動世界的新聞。

            1990年4月7日,北京時間21時30分03秒,西昌衛星發射場,“長征三號”運載火箭托舉著“亞洲一號”通信衛星,劃破夜空,扶搖直上。

            這次發射,外商向我有關部門提出:星箭分離后半小時內,必須向駐西昌美國專家組提供衛星的初軌根數。為了滿足外商的要求,“遠望號”船一定要在15分鐘內計算并向西昌測控中心發送初軌根數。船上又將這15分鐘的1/3“摳”出來用于發報,留給計控部門的時間只有10分鐘了。

            以往國內發射同步通信衛星,他們要用一個多小時才能完成這項工作,如今,這近乎苛刻的要求能實現嗎?

            正在進行聯調演練的科技人員。

            坐在顯示屏前的軟件中隊長曹仲華,此時顯得十分自信。一連七天,他埋頭于查資料、畫框圖、搞調試,連吃飯都在機房里。終于,一個改進的快速定軌程序產生了。此時,他正目不轉睛地盯著顯示終端。“唰”,一組參數整齊地躍上屏幕,12秒鐘后,打印機奏出了優美的音響。“報告,定軌完畢,初軌根數打印結束!”

            手握調度話筒的部門長戴曉文聽到曹仲華的報告,下意識地看了看手中的秒表,不禁叫出聲來:“太好了,整個定軌過程只用了90秒!”

            在這90秒鐘的時間里,計控部門還把成千上萬的測量數據,準確地發往了西昌測控中心。加上隨后用于鑒定軌道精度所花的時間,他們在星箭分離后,僅用180秒就完成了這項神圣使命,比規定時間提前了420秒。

            當晚不到12點,衛星進入大橢圓軌道后一個多小時,北京傳來了令人鼓舞的消息:外商對我國提前提供給他們的所有數據非常滿意。

            “亞洲一號”的成功發射,打破了國際商業發射領域的大國壟斷,不僅標志著中國成為世界第三、亞洲第一個步入國際商業發射市場的國家,同時也標志著中國航天向建設世界一流發射場的目標邁出了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步。

            姿章聯控——填補空白

            從熱火朝天的長江之畔,到碧海綠影的大洋深處,遠望人踩波峰,踏浪谷,斗狂風,戰惡浪,一座高山被征服,另一座高山又成為新的挑戰。

            北京時間1997年6月10日20時,風云二號衛星在祖國西昌發射升空,風馳電掣般地向赤道上空飛來。

            根據遠望1號船傳遞的衛星飛行軌道參數,遠望2號船的雷達天線早早等候在衛星出現點。當衛星剛剛飛出海平線,就緊緊抓住了目標。

            初戰的勝利,加上衛星上發出的信號強烈,雷達可以繼續跟蹤,測控時間充裕,使全體參試人員更加信心百倍。負責全船測控技術的孫東進、施友生、易祚禧等技術專家,雖然連續奮戰多天,但仍精神抖擻。

            風云二號衛星在遠地點發動機沒有點火以前,是個細長的圓柱體,在其旋轉飛行過程中,頭尾很容易偏離旋轉軸心,來回搖擺,這種現象叫章動;章動角度超過一定限度時,圓柱形的衛星體,就會像小孩子玩的陀螺一樣倒下去,這種情況出現,衛星發射就意味著失敗。

            練習千日,用在一朝。

            此刻,坐在船部試驗大廳的史永善總師心里卻在撲騰撲騰地跳個不停。盡管經過了上百次的演練,但這終歸是第一次檢驗。為了這次發射控制任務,中國衛星海上測控部一大批科技人員前后奮斗了8年,大家內心深處太渴望成功了。

            第一條指令成功發出,衛星返回信息,顯示屏幕上出現了“正確”二字,接著又出現“執行”二字。史永善懸著的心終于落地了,整個身心都一下變得輕松了。這是一個念頭在他腦海里閃現:我們一定能控制它!

            一條條指令又發往太空。

            “衛星增旋指令發出!”

            “姿章聯控指令執行!”

            “衛星飛行正常!”

            風云二號衛星,在遠望2號船“神臂”的操縱和牽引下,順利完成了增加轉速,隨時調整與太陽、地球相互間的關系,抑制章動角的發散,以預定的姿態飛向第一圈遠地點。

            當看到衛星從29轉這個數字一轉一轉地增加,一直增加到43轉時,史永善再也控制不住激動的心情兩只手不由自主地鼓起掌來。他的臉龐綻放著自信而開心的笑容:“我們成功了!八年的努力沒有白費,總算實現了海上測控技術上臺階的奮斗目標” 。

            應急測控——手動遙控發令

            1991年12月28日,東方紅二號甲實用型衛星因運載火箭故障,未能準確進入預定轉移軌道。

            搶救衛星!遠望2號船臨危受命,歷史上第一次接受如此嚴峻的考驗!一場搶救衛星的鏖戰在南太平洋浩瀚的洋面上拉開了帷幕。經過快速有效的商議,最后捕獲點火方案制定出來。

            隨船領導崔秉書走進遙控機房,盯著船上的總工程師孫東進問到:“有沒有把握發遙控指令?”

            孫東進自信地回答:只要雷達能及時跟蹤目標,我保證把遙控指令發上去,肯定沒問題。

            “你在機房把好時間關,遙控指令必須是在第47秒發出。” 崔秉書義對孫東進下達了命令。

            除此之外,雷達所有崗位的操作手全部開始臨戰前的配合性操作。天空,衛星旋轉著一點點向太平洋靠近。海面,遠望號頂著風浪急速向前追趕,這宛如一次天地間的星船賽跑。天色熹微,遠望號終于安全到達預定海域。

            全船立即進入一級測量部署,各種設備很快進入等待狀態。離發現目標點火的時間還差2分鐘。突然示波器上的亮點跳動了,測量長大喊:“發現目標!”緊接著,機房里各操作手發出了一連串命令:“自跟蹤!”“加調!”“鎖定!”……時間一點點逼近。

            盡管已經看到衛星目標,但是總工程師孫東進卻鎮靜地對操作手示意,聽他的口令。

            當離發指令還有20多秒時,孫東進開始數秒:“20、21、22……”

            數到46秒時,命令一聲:“發!”

            幾乎就在同時,操作手果斷地發出指令,并響亮地報告:“點火指令發出!”

            “點火”指令執行的時間與西安測控中心規定的時間毫秒不差!對于手動來說是極其困難,甚至是不可能的。隨之,擴音器里傳出船部控制中心的聲音:“返回正確!”

            緊接著操作手又報告:“指令執行!”

            幾秒鐘后,屏幕顯示衛星軌跡曲線開始急劇上升、上升,一直上升到了24000公里以上。過了一會兒,寂靜的試驗大廳里傳來一個激動人心的消息:“點火成功!”頓時全船爆發出一片歡呼。

            這一次搶救任務,對于促成有關技術總體部門“測量船不適合控制”觀念的轉變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標志著遠望號船在海上對衛星進行遙控實現了零的突破。

            分享到: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網
            五月天电影